罗伯特·科尔:英国该和撒切尔式“恐欧”情节说再见

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

大卫·卡梅隆欲改革欧盟的想法在柏林、巴黎和布鲁塞尔都遭到了赤裸裸的嘲讽。并非欧洲认为自己完美无缺,默克尔、霍兰德和德拉吉都清楚他们面临重重障碍,不管是在理论上还是实际中,欧元都存在很大的问题。但欧洲领导人凭啥要迎合其北方邻居的偏见,让本来就复杂的事情变得更加难搞呢?

英国对于欧洲的态度模糊。是的,除了最强硬的分离派论者外,大家都明白同其邻居保持开放贸易关系的重要意义,但是英国内部深深根植着对丧失主权、而在法律和社会上对欧洲屈服的恐惧心理。金融和经济方面,民族主义和对90年代“欧洲汇率机制”下的英国的回忆混杂在一起,使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力量。而单一货币目前所出现的问题也强化了反欧元沙文主义。

先别急着下结论。可是,先令的汇率比欧元的波动还要大。1990年后,英国的贸易赤字数额几乎相当于德国的顺差,欧元区的账户则保持相对平衡。英国的孤立情结并没有带来明显的长期增长优势。欧洲的利率,即包括边缘国家和德国债券在内的加权值,要比英国国内低。经济主权?好在哪儿?

英国对欧洲的冷淡在80年代撒切尔夫人党政之前就早就存在,但她随后却使这种情绪更加巩固。尽管撒切尔夫人签订了《单一欧洲法案》,但她对欧洲几乎任何行动都怀有敌意,而且这种敌意随着年龄增加而愈加深重。因此,在英国和欧洲加强经济和金融力量的很多机会也就错过了。

而现如今,随着英国告别了这位战后最后影响力的领导人,她愚蠢的“恐欧”遗产也应该随之一起长埋地下。

罗伯特·科尔是Breakingviews的助理编辑,派驻伦敦。主要关注全球投资。1998年到2010年在《》工作,主要负责报纸的投资专栏。之前为《独立报》和《伦敦标准晚报》工作过。1995年至2007年,曾作为伦敦城市大学兼职讲师,专讲财经新闻报道。

作者为路透Breakingviews专栏作家,本文仅为个人观点;更多独立评论和分析请访问Breakingviews专栏译文由财经网独自担责,中文版权归财经网独家使用,谢绝一切转载(编译:小蕾)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