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啤酒革命背后的英国人

当两名英国人决定给他们在中国的酒吧取名“坏猴子”时,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坏主意。

他们的朋友担心,对于音乐酒吧而言,大理过于冷清,而且他们计划开店的街道也鲜有人迹。除此之外,反对者的最大抱怨就是这个名字。

49岁的卡尔·奥克莱回忆:“每个人都告诉我们,‘叫它坏猴子,就是个错误’。”“坏”这个词在英语中有幽默的含义,但在汉语中,它的意思仅仅是“不好的,有缺陷的”。

朋友曾建议将名字改为猴子酒吧或者好猴子。但卡尔和他38岁的生意伙伴斯科特·威廉姆斯坚持使用这个放荡不羁的灵长类动物。

11年后的今天,坏猴子通过销售自己制作的啤酒,成为中国最成功、最受欢迎的自酿酒吧之一。

他们成功的部分原因是地理位置好。大理是云南省的一座城市,拥有田园牧歌式的生活。它位于雄伟翠绿的苍山和蜿蜒狭长的洱海之间,几十年来,这里成为中国放纵不羁的流浪者、艺术家、音乐家和嬉皮士常来的地方。他们可以慢悠悠地生活在蓝天之下。

最初背包客的“麦加圣地”已变成了中国最受欢迎的国内旅游目的地之一。坏猴子酒吧所在的人民路,现在开满了咖啡馆、面包店、面馆,卖小装饰品的小贩随处可见。纪念品商店销售五颜六色的手工艺品,它们都是当地的白族人制作的。

2002年,斯科特初到大理时,这里还是一个安静的地方。他回忆道:“一个人都没有,就是一座冷清的小镇。”

斯科特此前在四川成都当英语老师,后来,决定在大理具有神韵的老城租一小块地方,把它改建成酒吧。“当时只是出于兴趣。我从来没想到它会发展到现在的规模。”

卡尔2003年来到大理。他在泰国结识斯科特,在那里,卡尔把旧车改造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此前,他在南印度和牙买加各开了一家背包客酒吧,那时他才19岁。

这对合伙人决定做生意,于是开了坏猴子酒吧,两人拥有全部股权。这多亏了中国政府颁发的外商独资企业许可,允许外国人在没有中国投资的情况下独立开设公司。

他们租下了一处小房子。卡尔设计了商标:一只正在傻笑的黑色猴子,蹲着,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,手里握着绿色的啤酒瓶。

几乎所有东西——椅子、桌子、长凳、吧台,甚至汉堡馅饼——都是他们亲手做的。

卡尔笑着说:“我们这么做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年中国朋友的英语太差,无论我们怎样告诉工人应该做什么,他们只是站在那里,挠挠头。”2008年,他们决定自己酿酒,也是出于这种自己动手的习惯。

卡尔说:“我们去了加利福尼亚,看到那里的酿酒市场规模巨大。于是,我知道在中国该做点什么了。”

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啤酒市场尚在发展。市场调查公司欧睿国际估计,到2017年,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酿酒市场。在产量方面,中国已是世界第一了。青岛啤酒、百威啤酒以及华润雪花啤酒在中国市场上占主要份额,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收购地区性的啤酒厂。

但主流市场对高质量麦芽酒的需求正在增长。随着消费者收入的增加和品味的提升,小啤酒厂数量在中国不断增多。据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报道,仅在上海,2010~2012年间,小啤酒厂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。在北京,手工酿制啤酒的酒吧永远人潮涌动、热闹非凡。

而在中国欠发达的西南部,一杯质量上乘的自酿啤酒仍然难以寻觅。恰恰是这种稀缺性,最初使得坏猴子酒吧如此特别。直到几年前,你才能在中国南方找到像样的地方,享受酿得不错的印度淡艾尔啤。坏猴子酒吧填补了市场需求,在当地,它是第一家这样做的酒吧。

坏猴子出售4种啤酒:琥珀啤酒、小麦啤酒、烈性啤酒以及印度淡艾尔啤。同时,它也偶尔推出季节性啤酒,这是一大特色。两人从美国和澳大利亚进口啤酒花,使用德国和澳大利亚的麦芽,并取苍山的水酿酒,在中国,苍山之水以纯净闻名。当地一家小酒厂负责酿酒,从酒吧要开一小会儿车才能到。卡尔和斯科特准备扩大生产规模,他们已从昆明购买了酿酒和灌装设备。

有了新生产线,坏猴子将夺得另一项第一:当地第一家外方独资、中国制造的瓶装手工啤酒品牌。为了将4种啤酒销售到全国乃至海外,他们仔细挑选产品的代理商。

卡尔说:“既然已经有足够多想销售我们啤酒的酒吧,我们就可以要求,‘除非你是一家顶呱呱的酒吧,否则买不到坏猴子啤酒’。”

正是这种淡定和自信,指导着这对合伙人不断扩大生意。他们从头至尾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脚步去做事情。坏猴子也从一家小型背包客酒吧,发展成产品丰富的全国知名啤酒厂。

卡尔和斯科特对8家山寨酒吧有些恼火,其中有些酒吧门上竟贴着卡尔设计的标志,这样的酒吧在中国不断涌现。尽管他们没有从这些山寨酒吧得到任何好处,但至少被模仿也代表一种成功。

卡尔表示:“每个人都有独特之处。我可以非常骄傲地说,在大理,我们就是与众不同。”

当两名英国人决定给他们在中国的酒吧取名“坏猴子”时,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坏主意。

他们的朋友担心,对于音乐酒吧而言,大理过于冷清,而且他们计划开店的街道也鲜有人迹。除此之外,反对者的最大抱怨就是这个名字。

49岁的卡尔·奥克莱回忆:“每个人都告诉我们,‘叫它坏猴子,就是个错误’。”“坏”这个词在英语中有幽默的含义,但在汉语中,它的意思仅仅是“不好的,有缺陷的”。

朋友曾建议将名字改为猴子酒吧或者好猴子。但卡尔和他38岁的生意伙伴斯科特·威廉姆斯坚持使用这个放荡不羁的灵长类动物。

11年后的今天,坏猴子通过销售自己制作的啤酒,成为中国最成功、最受欢迎的自酿酒吧之一。

他们成功的部分原因是地理位置好。大理是云南省的一座城市,拥有田园牧歌式的生活。它位于雄伟翠绿的苍山和蜿蜒狭长的洱海之间,几十年来,这里成为中国放纵不羁的流浪者、艺术家、音乐家和嬉皮士常来的地方。他们可以慢悠悠地生活在蓝天之下。

最初背包客的“麦加圣地”已变成了中国最受欢迎的国内旅游目的地之一。坏猴子酒吧所在的人民路,现在开满了咖啡馆、面包店、面馆,卖小装饰品的小贩随处可见。纪念品商店销售五颜六色的手工艺品,它们都是当地的白族人制作的。

2002年,斯科特初到大理时,这里还是一个安静的地方。他回忆道:“一个人都没有,就是一座冷清的小镇。”

斯科特此前在四川成都当英语老师,后来,决定在大理具有神韵的老城租一小块地方,把它改建成酒吧。“当时只是出于兴趣。我从来没想到它会发展到现在的规模。”

卡尔2003年来到大理。他在泰国结识斯科特,在那里,卡尔把旧车改造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此前,他在南印度和牙买加各开了一家背包客酒吧,那时他才19岁。

这对合伙人决定做生意,于是开了坏猴子酒吧,两人拥有全部股权。这多亏了中国政府颁发的外商独资企业许可,允许外国人在没有中国投资的情况下独立开设公司。

他们租下了一处小房子。卡尔设计了商标:一只正在傻笑的黑色猴子,蹲着,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,手里握着绿色的啤酒瓶。

几乎所有东西——椅子、桌子、长凳、吧台,甚至汉堡馅饼——都是他们亲手做的。

卡尔笑着说:“我们这么做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年中国朋友的英语太差,无论我们怎样告诉工人应该做什么,他们只是站在那里,挠挠头。”2008年,他们决定自己酿酒,也是出于这种自己动手的习惯。

卡尔说:“我们去了加利福尼亚,看到那里的酿酒市场规模巨大。于是,我知道在中国该做点什么了。”

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啤酒市场尚在发展。市场调查公司欧睿国际估计,到2017年,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酿酒市场。在产量方面,中国已是世界第一了。青岛啤酒、百威啤酒以及华润雪花啤酒在中国市场上占主要份额,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收购地区性的啤酒厂。

但主流市场对高质量麦芽酒的需求正在增长。随着消费者收入的增加和品味的提升,小啤酒厂数量在中国不断增多。据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报道,仅在上海,2010~2012年间,小啤酒厂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。在北京,手工酿制啤酒的酒吧永远人潮涌动、热闹非凡。

而在中国欠发达的西南部,一杯质量上乘的自酿啤酒仍然难以寻觅。恰恰是这种稀缺性,最初使得坏猴子酒吧如此特别。直到几年前,你才能在中国南方找到像样的地方,享受酿得不错的印度淡艾尔啤。坏猴子酒吧填补了市场需求,在当地,它是第一家这样做的酒吧。

坏猴子出售4种啤酒:琥珀啤酒、小麦啤酒、烈性啤酒以及印度淡艾尔啤。同时,它也偶尔推出季节性啤酒,这是一大特色。两人从美国和澳大利亚进口啤酒花,使用德国和澳大利亚的麦芽,并取苍山的水酿酒,在中国,苍山之水以纯净闻名。当地一家小酒厂负责酿酒,从酒吧要开一小会儿车才能到。卡尔和斯科特准备扩大生产规模,他们已从昆明购买了酿酒和灌装设备。

有了新生产线,坏猴子将夺得另一项第一:当地第一家外方独资、中国制造的瓶装手工啤酒品牌。为了将4种啤酒销售到全国乃至海外,他们仔细挑选产品的代理商。

卡尔说:“既然已经有足够多想销售我们啤酒的酒吧,我们就可以要求,‘除非你是一家顶呱呱的酒吧,否则买不到坏猴子啤酒’。”

正是这种淡定和自信,指导着这对合伙人不断扩大生意。他们从头至尾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脚步去做事情。坏猴子也从一家小型背包客酒吧,发展成产品丰富的全国知名啤酒厂。

卡尔和斯科特对8家山寨酒吧有些恼火,其中有些酒吧门上竟贴着卡尔设计的标志,这样的酒吧在中国不断涌现。尽管他们没有从这些山寨酒吧得到任何好处,但至少被模仿也代表一种成功。

卡尔表示:“每个人都有独特之处。我可以非常骄傲地说,在大理,我们就是与众不同。”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