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画趣闻:牙买加来的黑人女奴为何成了前拉斐尔画派的缪斯女神

当我们想到前拉斐尔画派笔下的女性时,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瓷质皮肤和赤褐色头发,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有着天真无邪的美,如简·莫里丝和伊丽莎白·利齐·西达尔。

与维多利亚时代的态度和人口结构相呼应的是,英国(以及整个西方艺术)对理想化美的表现都是典型的“白色”。

然而,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,19世纪中期对前拉斐尔派最有影响力的缪斯女神之一是范妮·伊顿(1835-1924),一位牙买加出生的黑人妇女,在英国殖民地废除奴隶制后不久来到伦敦。

伊顿在前拉斐尔派艺术中的存在,吸引着人们重新思考19世纪对种族和美的看法。

通过他们的画,可以说他们赋予了伊顿力量,以一种有尊严和社会意识的方式展示了她的美丽。

或者,一些艺术历史学家认为,某些艺术家把伊顿迷恋为异国情调的“外国妞”。

无论你同意前者还是后者,很明显,伊顿对她那个时代的画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尽管她只是在过去几年才吸引了学术研究。

除了经常在皇家学院当模特外,伊顿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寡妇,因此她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十个孩子的单亲母亲。

范妮·伊顿在1835年6月23日出生于牙买加圣安德鲁,父亲玛蒂尔达·福斯特曾是一名奴隶,曾在英国人拥有的种植园工作。

年轻的范妮被认为是 白黑混血儿,她很有可能有一位欧洲白人父亲,可能是英国士兵詹姆斯·恩特威斯尔(或安特威斯尔)。

奴隶制在1807年被废除,但直到1834年,奴隶制才在英国的殖民地完全废除。

尽管有了新的立法,但许多被奴役的人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仍然被以前的主人束缚为“学徒”,直到1838年通过了更多的法律来废除学徒条款。

他们住在伦敦的科拉姆菲尔兹,在1858年至1879年间共育有10个孩子。

当詹姆斯在1881年40多岁去世时,他的妻子被留下来以便抚养他们所有的孩子。

据估计,1800年,伦敦的黑人人口约为2万人,因为最早的人口普查没有显示种族,这并不是确切的统计数据。

在伦敦以外,可以发现非洲裔人居住在布里斯托尔、利物浦和格拉斯哥等英国主要贸易港口。

艺术历史学家罗伯托指出,19世纪英国的少数黑人人口“存在于维多利亚时代社会的传统框架之外,但却是其工业和商业成功的重要产物。”

通常,富裕的贵族家庭雇佣黑人作男仆、马车夫、保姆和厨师,其中一些人在英国绘画中出现在突出位置,通常是地位的象征。

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,有色人种在绘画中通常被视为客体而不是主体,而伊顿却是个例外。

想要画深色皮肤的对象不仅仅是为了表现题材,也是为了展示绘画方面的专长,这是吸引拉斐尔前派画家争相描绘黑人模特的部分原因。

最早对范妮·伊顿感兴趣的艺术家之一是西缅·所罗门(1840-1905年),一位犹太血统的英国艺术家,属于前拉斐尔兄弟会。

在剑桥的费茨威廉博物馆可以看到所罗门1859年创作的美丽的伊顿石墨素描。

伊顿的独特特征——强壮优雅的下巴线条、明显的高颧骨和杏仁状的眼睛,显然迷住了这位艺术家,他可能很快就把她介绍给了艺术圈的其他人。

伊顿在这个时候经常受雇于皇家学院,所以她很可能在那里遇到了许多著名的艺术家。

所罗门的妹妹丽贝卡·所罗门(1832-1886),她的作品中也画了伊顿,比如油画《青年教师》,它属于私人收藏。

《摩西的母亲》于1860年在皇家学院首次展出,这标志着伊顿在拉斐尔前派的模特生涯公开亮相。

这件作品现在属于特拉华州美术馆,展示了乔切比德抱着她的孩子,在构图上让人想起对麦当娜和基督的描绘的其他油画。

这幅画可能是伊顿自己家庭的视觉表现,因为在她19岁的时候,她刚刚生下了儿子詹姆斯,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,也叫范妮。

根据特拉华博物馆的说法,所罗门关心的是他认为的“历史真实性”,并故意选择了具有较明显特征的模特。

同样,所罗门在油画《朱迪思和随从》中也使用了伊顿作模特,伊顿看起来确实很像那个戴着白头巾站在其他人后面的女人。

一位与所罗门相识的艺术家,弗雷德里克·桑迪斯(1829-1904)也迷上了伊顿。

1864年,他原打算用伊顿作模特创作一幅主题油画《摩根·勒菲》,但后来用吉普赛模特基奥米·格雷代替伊顿完成了这一幅大型画作,画中人的发型灵感依然来自伊顿。

另一位聘请伊顿当模特的艺术家是阿尔伯特·约瑟夫·摩尔(1841-1893),英国画家,以表现无精打采的、斜靠着的女性形象而闻名,通常穿着古典长袍。

摩尔在1861年创作油画《西塞拉之母》,这幅画描绘了《圣经》的故事,西塞拉的母亲望着窗外,隔着窗子喊道:“为什么他的战车迟迟不来?”

乔安娜·玛丽·威尔斯(1831-1861),一位著名的女艺术家,属于前拉斐尔派,经常用她婚前的名字博伊斯作画。

博伊斯精美的伊顿侧面肖像画,用精致的闪闪发光的面料和珠宝(包括绿松石珠子和珍珠)突出了伊顿的美丽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