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住乾清宫反而斥巨资修建“豹房”明武宗朱厚照为啥要这样干

明朝初期,经洪武之治、永乐盛世、仁宣之治等治世,其政治清明,国力强盛。但在“土木堡之变”后,明朝便开始由盛转衰。

虽然后来也曾有过所谓的“弘治中兴”、“万历中兴”,国力得到暂时振兴外,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“吃老本”!

况且,这里所谓的“弘治中兴”和“万历中兴”,也都只是表面上的中兴盛世而已,实际从宣宗之后,大明国内已经是百弊丛生,不复当年了。

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竟然还出了那么几个不顾朝政,只想着玩乐的主!比如我们本文的主人公——明武宗朱厚照,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。

明武宗这个人,非常喜好玩乐。正德二年,在宦官的诱导下,他颁布诏令在西华门外太液池南岸建造宫殿,并建造密室两厢,勾连栉列,称为“豹房”。

此外,他还不惜人力物力,不断修缮豹房,觉得哪里不顺眼,或者是觉得哪里需要修改等等,都不惜花费重金修缮,直到看上去满意为止。

据记载:修筑豹房的时间长达五年,期间耗费的白银和黄金达24万余两。之后又增修两百余间房屋,其耗费的资金难以计数。

当时,有很多大臣曾上奏力劝明武宗放弃对豹房的修建,但他却一意孤行,坚决要修建豹房。

第一、明代宫廷中的规矩严格,在乾清宫居住的话,需要守的规矩非常多,约束很大;但豹房却不一样,他是皇帝的游幸之所,在豹房的活动也不属于宫廷礼仪的范围,因此可以不用受到宫廷中各种礼制的约束。

第二、豹房不像朝堂,这里一般不是朝臣们进谒皇帝的地方,明武宗修建豹房,则可以天天与自己亲近的宠臣们厮混在一起,而尽量避开朝臣的干扰。

第三、豹房归根结底还是明武宗游玩取乐的场所,在这里,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招揽大量女子,恣行淫乐,为所欲为。

不过,我们要知道的是,豹房虽然是明武宗的取乐场所,但其里面依旧活动着政治势力。

所谓“八虎”,分别指的是刘瑾、马永成、高凤、罗祥、魏彬、丘聚、谷大用、张永八人,由于其权势熏天,因此也被称为“八党”。

他们分掌司礼监、东厂、西厂、京营,几乎包揽了明武宗一朝的军政大权。在豹房的诸多政治势力中,“八虎”的地位也最为显赫,其他势力都只是他们的衬托而已。

也许你会觉得奇怪,这边军将领,不应该正在为帝国镇守边疆吗?怎么会和豹房扯上关系呢?

我们知道,明朝所谓的“边军”,一般专指的是在北方防御蒙古的九边镇所属部队。

按照明朝的祖制,“边军”是不能轻易外出的。将京军外调,边军内调,极有可能就会出现“边兵弱则夷狄为患,畿兵弱则边兵为患”的危险局面。

正德四年到七年间,京畿之地爆发了刘六、刘七起事,明武宗则下令调宣府、大同、延绥、辽东四镇兵入关参与平叛。

事情平息后,明武宗便下令兑调京营、宣府官军,往来操习备御,以至于这四镇官兵长期留驻京城而不再返回边镇,称为“外四家”。

边军将领江彬、许泰等人不仅被明武宗任命为统帅,还让他们进入豹房,成了其中拥有确切实力的人物。

其中,焦芳在刘瑾得势后,随即便被擢升进入内阁;而张彩则由吏部主事,直接升任为礼部尚书;

王琼的升迁更为离谱,他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工部郎中,很快便升为户部尚书、兵部尚书。

而除了依附宦官的这些朝臣之外,还有一人也极为特殊!此人名叫“钱宁”,是豹房的“大管家”。

此人原本是前朝太监钱能的养子,正德初年投靠大太监刘瑾,之后被推荐进入豹房,得到明武宗的宠信。

明武宗不仅对他言听计从,还赐给他国姓“朱”,并提拔他为左都督,掌管锦衣卫事,典诏狱,还自诩为“皇庶子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钱宁的儿子钱永安,年方六岁的时候就被封为都督,其养子钱杰、钱靖等也都冒姓朱,被授予锦衣卫官职。

刘瑾伏诛后,明武宗不但不吸取教训,反而越演越烈,为了能够全心全意的取乐,他竟然将朝政大权,交给了江彬、钱宁等一班奸佞之臣掌管。

他曾对司礼监太监说道:“朕疾不可为矣。其以朕意达皇太后,天下事重,与阁臣审处之。前事皆由朕误,非汝曹所能预也。”

正德十六年三月,明武宗驾崩于“豹房”中,年仅31岁。事实证明:荒淫无道,最后不仅误国误民,还误了自己。

当然了,明武宗在位十六年来,也并非一无是处,他还是有过一些功绩的,比如最典型的就是诛杀了大太监刘瑾、平定宁王及安化王叛乱等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